>

《局外人》:丧逼青年之死

- 编辑:K彩 -

《局外人》:丧逼青年之死

原标题:为什么现在的好多年轻人都特别的丧?这个回答太真实了...

加缪的经典小说《局外人》通常被评价为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,体现了生活的荒谬性。几年前第一次看这本书时,我关注和看到的也是这一点:一名刚刚丧母的年轻人,在冲动杀人后,因为在葬礼上的表现不够悲痛而被判处死刑。

20180528 《你好,旧时光》兼《你好,忧愁》

为什么现在的好多年轻人都这么丧?

最近重读了一遍,有一个新发现:故事主人公默尔索和(我眼中的)当下的中国年轻人很相似。如果你注意到了葛优瘫的流行,注意到了层出不穷的反鸡汤语录(比如“做不完的事情就留到明天吧,运气好的话,明天死了就不用做了”),你就会发现,现在的年轻人当中最为盛行的是一股颓丧之风。

一切都还没有丧,一切也还有希望

知乎有个回答

豆瓣上有一大批人自称“丧逼”,在我看来,默尔索也是一名丧逼青年。

***

大概就是当今社会的现状了

译者柳鸣九在导读里说默尔索是“文学史上一个十分独特,甚至非常新颖的人物”,他对生活的态度是“淡然、不在乎的”。比如说,当老板打算在巴黎开设新办事处,希望调他去那里工作时,他是这样反应的:

6点整闹钟响了,我略清醒了片刻,听见楼顶水箱在响,之后是楼下邻居的脚步声,大门开启又闭合,咔哒。

“这份差事可以使我生活在巴黎,每年还可以旅行旅行。‘你正年轻,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你会喜欢的。’我回答说,的确如此,不过对我来说,实在是可有可无。于是,他就问我是否不大愿意改变改变生活,我回答说,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,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,而我在这里的生活并不使我厌烦。老板显得有些扫兴,他说我经常是答非所问,而且缺乏雄心大志,这对做生意是糟糕的。他说完,我又回去工作了。我本不想扫他的兴,但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改变我的生活。”

起床洗了把脸,窗外天还没亮,灰蒙蒙得像要下雨。

图片 1

像不像老板批评年轻员工没有积极性的场景?对于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,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对公司没有“从一而终”的概念。对于上司的训话,最多口头表示同意,心底里是不认同的。默尔索是一个丧到骨子里的人,想什么说什么(“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改变我的生活”),而且说出来的话哲学意味过重(“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”),让对方觉得“答非所问”。

我很久没有这么早起过了。往常邻居出门的时候,我还睡着,直到闹钟不情不愿响起,常规性赖床,在迟到的边缘拔床而起,乱窜着洗漱出门。

“这辈子也就这样了”

这种丧不仅体现在事业心上,“他对所有涉及自己的处境与将来而需要加以斟酌的事务,都采取了超然的态度,在面临做出抉择的时候,从来都是讲同一类的口头语:‘对我都一样’、‘我怎么都行’。很叫他喜欢的玛丽建议他俩结婚时,他就是这么不冷不热作答的。即使事关自己的生死问题,他的态度也甚为平淡超然……”(引自导读)

上周接到了新任务,不得不临阵磨枪。我不愿熬夜,只好早起。

很多人就真的接受了这句话

补充一下,“对我都一样”是很多法国人的口头禅,等于“无所谓”。

——难以置信,在告别学校生活那么久之后,我又开始早读了。

而且有时候

默尔索只是比普通的法国青年丧了一点而已。他不追求名利,与人结交也不看重能得到什么好处,跟名声不佳的雷蒙交朋友,最终因为雷蒙的私人问题而错手杀人。在审判过程中,法官和陪审团一直关注的不是案件本身,而是默尔索这个人。与本案无关的母亲葬礼被反复强调,默尔索在熬夜守灵后只感到疲倦,没有痛哭,这一事实竟然成了不利于他的证据:“我控告这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!”

***

还没出发,就被人告知终点

——似乎判处死刑的原因不是他杀了人,而是因为他不善于公开表达感情。除了没有表达丧母的悲痛,在女友玛丽问他爱不爱自己时,他也总是回答不爱,实际上他想到玛丽就开心。在我看来,很可能是他对爱的理解和玛丽不同,也许他认为爱是不可能的,就跟他认为生活无法改变一样。

现在的年轻人里,“丧文化”大行其道,毒鸡汤一碗接一碗:“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,但不努力一定很舒服”、“条条大路通罗马,可有的人就生在罗马”、“有什么好悲伤的?人生不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吗”、“谁说我不会乐器?我退堂鼓打得可好了”……

本文由K彩动态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《局外人》:丧逼青年之死